寻找南沙新名片活动
栏目: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2018-11-17
11月13日,“寻找南沙新名片”摄影大赛正式启动,面向全体市民征集摄影作品,以展现南沙新风貌,记录南沙具有标志性的建筑景观、人文风貌、民俗艺术、产业布局等。

  在限定的20大“南沙新名片”拍摄方向中,出现了“湾区中心”、“开放门户”、“枢纽大港”、“创新高地”、“宜居城市”等关键词,而这也引起了市民的热议: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代表南沙新形象的名片,名片背后又蕴含着何种意义?于是我们找到了那些最“懂”南沙、亲身感受过南沙巨变的人,听听他们对于“南沙新名片”的理解,或许能给你带来一些启发。

  陈玉莲是在南沙出生、成长的“原住民”,“要问我‘南沙名片’是什么,我肯定会推荐黄山鲁公园,我最爱那儿的桃花园、樱花园,那也是我下班后休闲、跑步的好去处。”家住黄山鲁森林公园旁的她,对这个公园有着特别的亲切感。事实上,除了黄山鲁公园,湿地公园、百万葵园、大山乸森林公园等都是散布于南沙的“绿色明珠”。2017年,南沙黄阁镇获得了广东省林业厅授予的首批“广东省森林小镇”称号。在南沙的土地上,不仅有山和林,还有密集的水系、舒展的农田,以及一望见不到尽头的海岸线。良好的生态禀赋与人居环境,让南沙获得联合国“全球最适宜居住金奖”城区。

  家乡在湖南的周江栋于2016年来到南沙工作与定居,他更关注南沙的教育资源。近年来,南沙引进广外附设南沙外国语学校、广州二中(南沙)实验学校、广大附中(南沙)实验学校、华师二附中等一批名校项目,中国首个集聚多家海外知名私立学校的国际化教育园也在今年开始规划。“目前南沙的学位还是比较紧缺的,但随着这些教育资源的引入,我认为南沙的教育在未来几年会快速发展,成为南沙的一张名片。”周江栋说。

  高民是香港科技大学霍英东研究院物联网研发部总监。2007年,刚从香港科技大学毕业的高民决定到南沙发展,他的理由很简单:香港科技大学在南沙设立了霍英东研究院。高民说,初到之时他试过每周乘船往返于香港与南沙两地。随着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的发布,南沙在区域中的枢纽地位也愈加凸显。广深港高铁今年9月全线贯通,实现从庆盛28分钟直达香港西九龙;虎门二桥主桥全线贯通,将于2019年上半年通车;深中通道5年内建成,实现从南沙15分钟左右可抵达深圳宝安机场。在往粤港澳大湾区交通中心的转变中,南沙在国家战略中的定位也成为“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

  在香港科大霍英东研究院先进材料研发部总监吕冬看来,如今“湾区中心”的名片最能代表南沙,因为南沙在粤港澳三地中是“典型的到哪儿都方便”,是湾区产学研合作的首选地。高民也表示赞同,“珠江东岸已经没有许多可供大规模开发的土地,但是在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位置———南沙,还有以百平方公里计算的土地,所以在未来三十年,南沙会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最广阔的增长极。”

  创新基因融入发展

  南沙新名片,不仅是南沙现状与特点的体现,也是南沙勾勒未来定位、进行发力的方向。近年来,南沙承接广州IAB战略,在人工智能领域持续发力,位于庆盛的国际人工智能产业集聚区已经启动建设,规划了约3000亩的人工智能产业园区;广州人工智能全球示范中心已交付使用,百亿人工智能产业基金首期将于今年底落地;落户科大讯飞、中科院智能软件研究院等四个开放性人工智能平台,聚集亚信数据、云从科技、小马智行、腾讯云计算、微软广州云等百余个业内顶尖企业投资项目。南沙的目标是打造“千亿级人工智能产业集群”。

  香江独角兽牧场CEO冯建林表示,南沙有着孕育创新要素的肥沃土壤,“正因如此,我们和微软才会选择落地南沙区。”香江独角兽牧场由南沙区政府、微软(中国)公司、香江集团三方携手共建,旨在孵化培养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领域的优秀初创团队,目前已经孵化约60个团队。在冯建林看来,南沙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南沙作为广州IAB战略的落地承载区,在政策上就是一块创新创业的热土;另外,南沙区政府对初创企业的扶持力度很大,在教育和医疗方面的配套政策到位;最后,南沙聚集了云从、小马等人工智能各领域的头部企业,也有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孵化平台,对于创新要素有极大吸引力。”

  在上个月广州国际人工智能产业研究院入驻南沙城仪式中,该研究院院长田溯宁也表示,南沙是一片创新的肥沃土地,在这里长出了许多的独角兽企业。“南沙的发展机制很好,把研究院、基金、孵化产业园区、创新基地结合在一起,将产业和资本捏合,影响力不断扩大。”

  门户枢纽优势突出

  在南沙的发展历程中,也离不开“广州城市副中心”、“门户枢纽”等关键词。早在2016年,广州市委十届九次全会就明确提出“加快建设广州南沙新区城市副中心,把南沙建设成为广州发展的未来”。2017年,广东省委第十二次党代会要求南沙对标国际一流城市,着力建设承载门户枢纽功能的广州城市副中心。

  作为广州通向海洋的唯一通道,南沙的“门户”之称名副其实;而作为“广州发展的未来”,开放创新是南沙发展的内核。

  “‘开放门户’,我认为这个词最能代表南沙的形象。”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表示。“硬件方面,南沙拥有港口、高铁站等多种交通基础设施,通达性很强;软件方面,南沙拥有自贸区的政策,因此在开放的体制机制创新方面有很大的优势,也承担着对标国际一流城市的任务。”

  广东亚太创新经济研究院院长刘江华也认为,南沙之所以成为“开放门户”,有三个方面的优势:以南沙港为代表的对外开放基础设施、自贸区及粤港澳合作示范区等对外开放的平台、制造业及服务业等对外开放的产业体系。

  据了解,广州港南沙港区是中国南方最大的单体港区,拥有16个15万吨级集装箱深水泊位、年通过能力超100万辆的汽车滚装码头;中船龙穴基地是全国三大修造船基地之一,年修造船能力354万吨。南沙港开通了国际班轮航线90条、内贸航线32条和60条“穿梭巴士”支线,建成33个“无水港”,航线通达全球200多个港口和城市。

  2014年,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获批,南沙对外开放层次和水平不断提升。

  “南沙作为‘开放门户’的意义,不仅是从广州的层面来说,它应该成为粤港澳大湾区、泛珠三角对外联系的窗口,甚至是‘一带一路’对外联系的重要节点。”刘江华表示。